教育 捷克共和国:让我们拥有独出心裁的创造性

Author / Editor: Dipl.Ing. Roman Dvorak, FENg., 主编, 出版商, MM Industrial Spectrum / Lisa Saller, Lisa Saller

参与了所谓双重教育的学生刚刚毕业。凯奇凯梅特大学、匈牙利梅赛德斯奔驰制造有限公司和克诺尔制动系统有限公司推出的联合培训计划于 2012 年推出,作为在国家层面出台此类学业培训一个范例。

UNESCO 组织实施了一项研究,根据该项研究,在全球范围内,未来 30 年完成教育过程的人口数量,将超过有史以来从该过程中毕业的人数总和。
UNESCO 组织实施了一项研究,根据该项研究,在全球范围内,未来 30 年完成教育过程的人口数量,将超过有史以来从该过程中毕业的人数总和。
(Photo: Jaroslav Červený)

职业和个人行为中的创造性与读写能力一样重要,应该以同样的方式获得。英语作家、演讲家和教育专家 Kenneth Robinson 先生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讲述了一个关于六岁女孩的故事,老师在美术课开始时问她打算画什么。女孩说她想画一张上帝的图画。“可是没有人知道上帝是什么样子”老师说。女孩立即回答“那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孩子们并不害怕处理他们不太确定的事情。他们不怕犯错误,如果不知道如何处理某事,他们只会简单地去尝试。犯错不等于具有创造性,但如果我们害怕犯错误,那就永远无法学会新的东西。然而这确实大多数管理者运营自己公司的方式 — 他们用员工所犯的错误来摩擦员工的鼻子。这也就是我们设置并运行教育系统的方式 — 错误是学生犯下的最严重的罪行。因此,在职业生活中这种方法使我们的创造潜力发生了偏离。巴勃罗·毕加索曾经说过,我们生来都是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但随着度过一年又一年的人生,我们逐渐失去了这种能力。

大多数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和天赋

如何阻止这种事的发生呢?我们要改变这个主要专注于学术和理论知识的系统。未来职业的基础学科被设置为较低的重要性。阻止年轻人做他们喜欢的事情,还说服他们这是对的,同时劝说总之这些事情无法在他们长大后为其提供生活保障。经常可以听到“不要太热衷于绘画,即便如此你也永远不会成为一个艺术家”以及类似的“善意”建议。在捷克共和国,八年的中学模式已经成为了系统性根源,这八年什么都不是,只是进入大学学习的一个非常漫长的许可过程,在其中继续用适应特定机构特征的教育系统来重复教育后辈。这一切导致了以下事实:大多数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和天赋,更别说支持他们的发展了。

从学校角度看,一切都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不仅在捷克共和国,在所有的后共产主义国家,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追求学历和学衔。而那些得到学历学衔的人则突然发现,它们根本是没有用的。早些时候,如果你有一个学位或学衔,你也会有一份工作。以前由中学毕业生担任的工作现在由大学生来担任,博士研究生的工作特点也离科学工作非常遥远。我们见证了知识的贬值,而且正在逐渐失去控制。这是一个非常危险和冒险的游戏。

Subscribe to the newsletter now

Don't Miss out on Our Best Content

By clicking on „Subscribe to Newsletter“ I agree to the processing and use of my data according to the consent form (please expand for details) and accept the Terms of Use.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see our Privacy Policy.

Unfold for details of your consent

(ID:43932349)